-kmsyy-

被奶凯炸到天空上

[ 奶凯 ] 作为一个男友的自我修养

*只是为卖一个安利,短打,意识流

*全部都是私设

*有什么看法意见评论提吧


k好不容易结束了连续好几天的通告,才还算平静地重新投入正常学习生活中。

在所有同班同学的眼里,n和k的关系是真的好。k和不熟悉的新同学总是保持着一点说不明又捅不破的距离,唯独n是意外。

只有n和k他们自己才知道,他们维持着恋人这种禁忌的关系已经一个月了,说来也奇怪,维系他们俩人关系的仅有初中那一点同窗的情分,分在同一班对n来说也不算意外,而打破这种和谐的原因都是青春期的荷尔蒙在作怪。

也是,太亲密的朋友是成为不了恋人的。

n,作为一个大写的宇直,而k这个调皮鬼,却丝毫没有原则地搅乱了n的生活。

在n眼里,k在日常琐事里主动得不得了。k会在班级里排队的时候毫无纪律地偷溜到最后一排站在自己身前对自己说悄悄话,会在吃午餐的时候提前冲到食堂帮自己占位,将自己爱吃的统统夹给自己,不管不顾旁边究竟有多少只眼睛。

当小明星的朋友些许有些尴尬,但是k的示好却让n愿意对他掏心掏肺。

n开始不愿意空手接受k的单方面付出,他认为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当他意识到事态严峻,早已经一步一步走偏了航道。

n,作为一个粗心的大男生,也尽可能细致地照顾k的感受,n有时候觉得自己很伟大。

n看见k终于回来上学心情也是高兴的,这几天来他俩总是在微信上闲聊些琐事,但更多的还是听k抱怨一些工作上的问题。

k在微信上还不算话多,一到见面时k就能皱着眉对你滔滔不绝唠唠叨叨。这个毛病在刚认识k时还真的没有发觉。

可是k就是这样让自己情不自禁地去对他好,毕竟n可是立志要成为k的暖心男友的男人。

n,作为一个191的高个男,有时候自私地希望k不要再长个了。维持着这样的最萌身高差就好。

低头看着比自己矮了十几厘米的小笨蛋的脑袋瓜,可爱的发旋摇摇摆摆,凑近点还会闻到洗发水的清爽味道,这时候n会像被勾了魂魄般恍惚。

因为工作需要,k的头发是学校中的特例,有时候长得太长了从上方看就会像个小妹妹。

虽然n可以轻易搂住k的肩膀,可是n只搂过一次,是在k冒着雨赶来自己家楼下的时候,他手里拿着去外省顺便给自己带来的特产,还傻兮兮地对自己笑。n死死搂住了k,他的身板太瘦弱,身上的衣服还是湿润润的,n一点一点将自己的体温施舍给k。舍不得骂他,太关心又显得太过矫情,只能警告他以后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不准再这么令人操心。

n,作为一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有时候动起情来连k都招架不住。

不得不承认k太会撩人,n那时也是被k那一点点勾魂却不自知的小伎俩钓上的岸。

k终于这周放了一天的假,可是因为k连出个门都不方便所以一般他们都待在家里约会。说是约会,也不过是n跑去k家里打打游戏,看看电影,顺便听k安利他的女神幂姐。

k在房间里喊着n的名字,迟迟没有回音,疑惑的k走出房间,好家伙出房间跟谁打电话让自己瞎等,k有点恼火,报复似地用力推了推高个子的肩膀。

嗯啦,等等你先别吵啊。

被这样敷衍的k不服气,看见n还笑嘻嘻地和那头讲电话,眼珠子咕噜一转就蹲坐在n的身前缩成小小一团,脑袋搁在自己的膝盖上,却还硬要挤进n的双腿中间。

n一脸:我就安静地看着你胡闹,反正我要打电话 的表情。

k无聊地用手指戳n牛仔裤上的破洞,玩了一会儿觉得无趣,就开始向上摸索,抓住n的皮带看了好一会儿。

n被这样揪住心觉无奈,没想到k竟然开始解他的皮带扣子。指甲剪得十分平整的手揪住皮带一端熟练地轻轻一拉,拉扣就被解开了。

n抓住k的手叫他不要胡闹,又赶紧向电话那头解释,可偏偏k的孩子性情上来了,叛逆得听不进一句话。

k咬着下唇露出了两颗虎牙,微微上扬的桃花眼角带着皎黠的弧度。

解开,扣上,解开,扣上,玩弄着皮带的开关,却假装不知道这下面藏着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等到n忍无可忍,一把丢掉手机,就势压住了坐在地上的k,k才知道玩大了。


落书!好久没画画啦(´ε`